页面载入中...

中青报:谁用国家的钱资助了“吹捧导师”论文? - 全文

admin 九九r8热线精品 2020-02-09 810 0

  原标题:孙杨200自力压拉普赛斯夺冠,自评出发还是有点慢

  新京报讯(记者 周萧)国际泳联冠军游泳系列赛北京站今天展开首个比赛日角逐,在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中,孙杨战胜立陶宛名将拉普赛斯夺冠。

  再次与拉普赛斯在200自项目上对决,孙杨前50米处于落后位置,但到半程时已经反超对手0.14秒。两人的争夺在第三个50米时进入白热化,孙杨依然保持微弱领先优势。最后的冲刺阶段,两人同时加速,最终孙杨以1分45秒55的成绩率先触壁,拉普赛斯以1分45秒74名列第二。

  夺冠后的孙杨再次上演霸气庆祝,他同时对拉普赛斯表达敬意:“感谢我的对手,他是优秀的短距离选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孙杨则提到了自己面临的问题:“今天出发有点慢……在转身和出发上,我还需要继续努力。”

  孙杨将东京奥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称作是“一场恶战”,在他看来,拉普赛斯已经是很强的对手,但“奥运会决赛的8个人,每个人都有可能拿奖牌”。不过他的目标并未改变:“我希望站上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捍卫中国游泳队的荣誉。”

  春节将至,中国游泳队长也为全国泳迷送上祝福:“希望鼠年数你最棒。”

  原标题:抗衡民进党 民众党抛“在野大联盟”构想

  台立法机构将于2月1日开议,除了民进党及国民党两大政党,台湾民众党、“时代力量”也成立党团加入立法机构。为抗衡民代席次过半的民进党,民众党抛出“在野大联盟”的构想,期盼与国民党和“时代力量”合作。国民党对此表示乐观其成,但“时代力量”拒绝合作。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民众党与“时代力量”都表示,民进党席次过半,要通过任何法案都很容易,但民进党不能仗着拥有席次多数就忽视小党。然而民进党人士认为,民进党很难再与这两个小党站在同一阵线,如果在立法机构刻意杯葛,“没有必要看他们脸色”。

  民进党人士指出,过去四年多民进党与“时代力量”虽然在部分议题立场相近,但多数时候,“时代力量”都严词批判民进党,“且常常作秀的成分居多”。至于民进党与柯文哲的关系,更早在前年台北市长选举时就分道扬镳。2020选举,民众党、及时代力量在民进党已提名的选区“刻意”提名,有几个选区因为民众党与时力“分票”导致民进党候选人落选,党内对这两个党的行为普遍非常不高兴。

  为形成有效的监督力量,民众党不分区民代当选人蔡壁如近日抛出“在野大联盟”的想法,邀请国民党及时代力量共同合作。但“时代力量”对此并不买账,该党主席邱显智对于民众党提议跟国民党合作感到错愕,批评民众党的的理念与政策定位不明,无法与其合作。

  针对蔡壁如的提议,国民党倒是保持相对开放的态度。国民党立法机构党团总召曾铭宗表示,民众党主席柯文哲近日喊话让民众党立法机构党团“避开意识形态的争执,全力拼经济民生”,这点与国民党理念相近,两党团可在民生法案上先尝试合作默契,若有基础也可考虑组成联盟,共同推动民生与经济建设。

  台湾《联合报》文章指出,国民党、民众党及“时代力量”在政治光谱显著不同,有各自的顾虑与心结,民众党中心价值尚不明确,对组成联合阵线也是隐形障碍。文章认为,民进党席次过半,就算“在野党”完全合作都不免遭民进党辗压,若三方不能形成共识,抓住合作的契机,则以“时代力量”、民众党所占席次而言,在议题推动上,只能是狗吠火车,最终沦落孤芳自赏的地步,而国民党若不能得到小党的支持,恐怕也只能一再重演占领主席台的戏码。

  原标题:联合报:后吴敦义的国民党问题比想象复杂

  2020选举失利后,国民党内掀起一波呼吁改革的声浪,台湾《联合报》17日社论指出,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国民党中常会的结构已经相当扭曲,是国民党大脑失调的主因,也是蓝营政策论述因应迟缓的症结所在。

  国民党中常会在场内外的抗议声中,送走了吴敦义,并意外产生了一个外界陌生的代理主席林荣德。原本由吴敦义亲批代理主席的曾铭宗,因缺乏中常委身份,资格不符,最后转任代理秘书长。从混乱的世代对骂场面,到党中央对组织及程序的潦草和无知,不难想象这些年国民党的螺丝已松脱到什么地步。青壮派固然满腔愤慨,但吴敦义走后,要重整国民党的组织和路线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令人纳闷的疑点有三:

  第一,依惯例,党主席败选请辞,理应由副主席暂代。国民党有曾永权、郝龙斌两名副主席,吴敦义为何跳过他们,直接指定政策会执行长曾铭宗代理?

  第二,中央党部并非“行政院”,吴敦义却自创“总辞”的提法,要率全体党务主管同进退,这岂非故意造成党部的运作困难?为此,代理主席林荣德还得打电话一一慰留他们。

  第三,依国民党党章及“人团法”规定,代理主席须具有中常委身份,吴敦义却批示由非中常委的曾铭宗代理,且党内上上下下无人清楚,反而是民进党的柯建铭指出不妥。

  由上述种种状况,可知近年来国民党不仅路线老旧、与社会脱节,更到了组织运作歪斜扭曲、难以正常运作的地步,遑论扮演“在野”制衡及战斗机器的角色。党机器功能错乱的问题,或许在吴敦义之前即已发生,但他上任后刻意培植亲信,排挤其他人马,使国民党的运作无法有效支持“立院”党团或执政县市长的需求;在不分区“立委”提名招致批评后,吴敦义又在选前最后一个月骤然任命形象有争议的张显耀等出任副秘书长。这些失误,都显示他受到包围而失去了耳聪目明。

  对于这次选举大败,国民党青壮派提出了要求改革及世代交替的呼吁,包括多名形象派“立委”相继宣布辞去中常委,以示不满。相对的,有些未辞的中常委则反呛,认为此际辞中常委是“最不负责”的做法。在此过程中,蓝军内部才赫然发觉,这届中常委原应在去年11月即完成改选,却被悄悄推迟到今年3月举行。

  国民党民代江启臣、蒋万安等人辞去中常委职务。

  事实上,观察周三中常会的混乱场面,国民党若要顺利渡过这次败选后的盘整,进而推动彻底改革,那些已经宣布辞中常委的青壮派恐怕得重返战场才行。否则,政治菁英尽皆缺席的中常会,改组定位更容易偏斜错乱,无法力挽狂澜。原因很简单:改革需要的是参与,而不是抽离或疏远。代理主席林荣德能否顺利带领这两个月的过渡期,犹未可知;但他是企业界人士,而非熟悉政治生态的专业工作者,若没有青壮世代居间发声,未来两个月的变量恐难以想象。

admin
中青报:谁用国家的钱资助了“吹捧导师”论文?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