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犯罪处理 - 第2页

admin 91导航 2020-01-22 708 0

  “现象级金庸体”陷翻译难
  因此,郝玉青的《射雕》英译项目消息传出后,许多中国读者担心那些五花八门的武功招数会把她和另一位翻译打趴下。

  报道称,金庸60多年前写的“现象级”畅销书很少有人翻译,在英语世界冷冷清清。金庸的著作难翻译是翻译界公认的,据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独特的“金庸体”语言半文半白间杂律诗,四字格和成语典故比比皆是,感觉像是传统话本小说,同时,大师作品里文化深奥,语言独特,意境难以捉摸,令许多人望而生畏。此外,碰金庸也是需要勇气的——金庸武侠小说自成门派,红楼梦研究发展成“红学”,金庸研究也几乎演变成“金学”。

  “我是无知者无畏,”郝玉青用十分流利的中文笑着承认,“刚开始不知道翻译金庸那么难,知道的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

  郝玉青1985年出生于瑞典,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从小在双语环境里长大,后来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台湾学了中文,包括文言文,又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了几年,做书籍版权代理,为电视台和 广告公司当过顾问,之后举家回瑞典定居。她此前不是武侠小说迷,也不是“金庸粉”,学中文时朋友们敦促她一定要看金庸,翻着翻着加深了理解,之后越来越喜欢,就成了“金庸粉”。

  “其实名称不难翻,”郝玉青表示,对她来说,难的是要那些招数在译本里“打”得流畅,没有违和感,读来不生涩,重点是情节、故事,翻译时忠实细节到什么程度,应该视情节而定。金庸的中文读者或许陶醉于他描述高手交锋场面的语言,在英语译本里或许达不到十全十美,只能抓重点,那就是故事情节。

  “招数”翻译身临其境

admin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犯罪处理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