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犯罪处理 - 全文

admin 91导航 2020-01-22 707 0

  同时,该剧也开启了中国“浸没式戏剧”的先河。

  据了解,浸没式戏剧(Immersive Theater)的概念最早起源自英国,它打破了过去表演者在舞台上、观众在舞台下观看的表演方式,而是采取了互动式的体验。由于演员会在不同的空间里移动,观众可以自由地在表演场地中选择自己想去的地方和追随的角色,剧情和视角则会因为自己的选择决定而有所不同。

  据孟京辉介绍,此次演出最大的特色是剧场将被打造成迷宫。整个公共空间艺术系教学楼空间将打通诸多密道,作为剧情线索的重要道具被隐藏在各个角落之中。寻找细节中藏匿着的秘密,也将成为戏剧的一部分。除了情节主线,该剧还有49条情节支线,几条重要的情节线还会重复上演。多线叙事的戏剧就像是让观众进入了以自己为第一人称视角的迷宫游戏。

  与此同时,诸多艺术系青年艺术家们的当代装置艺术和当代雕塑作品,也将融入《死水边美人鱼》的创作语汇中。《死水边美人鱼》和中国美术学院公共空间艺术系这次大刀阔斧的跨界合作,将成为表演艺术、空间视觉艺术、声音艺术、摄影艺术、多媒体影像、音乐、现代舞蹈等多元艺术形式融合的多维美学呈现。

  据了解,此次演出是孟京辉与中国美术学院郑靖教授共同发起的“公共空间计划”的系列活动之一。“公共空间计划”将于12月上旬拉开帷幕,除了浸没式戏剧《死水边的美人鱼》的演出外,还将在杭州举办孟京辉导演讲座、浸没式戏剧工作坊、舞台技术工作坊、摇滚乐现场、空间装置展览、浸没式戏剧摄影展等多元化的活动。

  英媒称,九阴白骨爪、懒驴打滚、降龙十八掌……武侠小说大师金庸笔下的这些招数,用英文怎么说?或许可以去问瑞典的翻译姑娘郝玉青(音)——她给《射雕英雄传》贴上中国版《指环王》的标签,花5年时间为它的英译本在英国找到一家出版商,花一年半时间完成了第一卷《英雄诞生》的翻译,又找到一位香港姑娘接着翻第二卷。

  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月24日报道,从2018年起,伦敦的麦克莱霍斯出版社要陆续出版“射雕三部曲”英译本,每部4卷,共12卷。第一部《射雕英雄传》的第一卷《英雄诞生》2月面世。三部曲里的另二部是《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

  “现象级金庸体”陷翻译难
  因此,郝玉青的《射雕》英译项目消息传出后,许多中国读者担心那些五花八门的武功招数会把她和另一位翻译打趴下。

  报道称,金庸60多年前写的“现象级”畅销书很少有人翻译,在英语世界冷冷清清。金庸的著作难翻译是翻译界公认的,据称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独特的“金庸体”语言半文半白间杂律诗,四字格和成语典故比比皆是,感觉像是传统话本小说,同时,大师作品里文化深奥,语言独特,意境难以捉摸,令许多人望而生畏。此外,碰金庸也是需要勇气的——金庸武侠小说自成门派,红楼梦研究发展成“红学”,金庸研究也几乎演变成“金学”。

  “我是无知者无畏,”郝玉青用十分流利的中文笑着承认,“刚开始不知道翻译金庸那么难,知道的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

  郝玉青1985年出生于瑞典,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从小在双语环境里长大,后来在英国牛津大学和台湾学了中文,包括文言文,又在中国大陆生活工作了几年,做书籍版权代理,为电视台和 广告公司当过顾问,之后举家回瑞典定居。她此前不是武侠小说迷,也不是“金庸粉”,学中文时朋友们敦促她一定要看金庸,翻着翻着加深了理解,之后越来越喜欢,就成了“金庸粉”。

  “其实名称不难翻,”郝玉青表示,对她来说,难的是要那些招数在译本里“打”得流畅,没有违和感,读来不生涩,重点是情节、故事,翻译时忠实细节到什么程度,应该视情节而定。金庸的中文读者或许陶醉于他描述高手交锋场面的语言,在英语译本里或许达不到十全十美,只能抓重点,那就是故事情节。

  “招数”翻译身临其境

  报道称,翻译们都知道,要把动词译出原文的神韵来会令人抓狂。郝玉青透露了一点小秘密,说她在翻译时会自己在屋里比划这些招数,有了亲身体验,才确定该用“砍”还是“削”,“懒驴打滚”直译成 Lazy Donkey Roll,形象直观,而且直接把读者带入金庸的武侠世界。对于“九阴白骨爪”,金庸笔下最突出的展示是骷髅头盖骨上五个洞,正好插入五个手指,令人毛骨悚然。郝玉青用骷髅(skeleton)代替白骨(bone),把这恐怖招式译成 Nine(九) Yin(阴) Skeleton Claw(爪)。为流畅、易懂,不一定非死抠字眼,逐字硬译,一场恶斗的纸上描述最好一气呵成,栩栩如生。

  此外,令人抓狂时刻也不少。比如,中国古时候一天按子丑寅卯……依次分12个时辰,那约好“亥时三刻”在哪儿碰头,翻译时可以用午夜替代吗?郝玉青为这个亥时三刻的时间转换,查书,发现唐宋年间时辰制度有一个变化,结果还得再查更多资料,就为了不弄错时辰。

  郝玉青最喜欢的人物是江南七怪,“七怪”翻成 Seven Freaks。因为他们很滑稽,好笑,他们的互动和夸张,外表无法恭维,但仗义、善良。她说,在一年半翻译中跟这些人物朝夕相处,同喜怒共哀乐,“现在他们就像我的老朋友,就熟到那样。”

  “读者应该感到在读金庸,而不是读郝玉青;重点是金庸,而不是郝玉青翻译金庸,”她说,许多人读金庸是在年轻时,继而成为粉丝,金庸在他们心目中占据了特殊地位,不容冒犯。所以,她始终保持谦恭敬畏之心。

  文化并非东西方“障碍”

  报道称,郭靖、黄蓉等一干英雄大侠问世60年,在华语天地风靡数十载,怎么现在才由一个80后瑞典姑娘提携着正式踏入英语读本圈?

admin
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坚决防止将经济纠纷当犯罪处理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